点燃福建膏方热——福州国医馆博医汇

《中医药馆》第四期 2017-12-26 15:35:26

在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华林路有家国医馆叫博医汇。在博医汇门口,“福建省中医药学会传承研究分会”的招牌很是惹眼。知情人都知道,这是福建籍国医大师杨春波倡导的全国最早、唯一一家省级的医药传承研究会。

博医汇成立至今将近四年时间。目前主要设有中医脾胃科、妇科、儿科、肿瘤科、骨伤科、针推科、艾灸馆、非药物调理部、齿科馆等科室,科室齐全,名医荟萃,但这里最知名还是它的“养生和治未病”。此外,其楼层布局,也是较有特色的。你要走进博医汇,一楼大厅,主要是道地药材展示柜;二楼是药房,浓郁的中药味飘散在空气中;三楼是诊室,标识导引清晰,名医都有私密诊室和专属工作室。

点燃福建膏方热——福州国医馆博医汇

博采众长名医汇

说起博医汇创立初衷,不得不提及开办人任福。作为博医汇创始人,任福因口腔疾病梦想当牙医考上了医科大学,开办了属于自己的口腔诊所,带领福建民营口腔业的同仁,经过3年努力,跃居全国民营口腔行业的第一阵列。后又因身体原因,找中医治疗,受益于中医而萌生创办国医馆的梦想——这就是今天博医汇中医馆的创办原由。正是在任福的规划与操持下,博医汇一路走来,历经风雨,在医馆经营不太景气的大环境下,始终坚守本心,在他的带领下,博医汇全体同仁沉下心迎来了新的发展历程,开启了新的篇章。

目前国医馆内全职与兼职医师共有近七十名。门诊医生主要分为全职医生和兼职医生,兼职医生主要来自公立医院离退休医生,大都较有名气,为当地名医;全职医生主要为博医汇自主招聘的执业中医师。博医汇能够延揽众多名医到馆坐堂,除了任福本人的诚意与人格魅力以外,还有两位特别的人对博医汇的发展与支持尤为重要:一位是全国唯一的一名中西医结合院士、国医大师陈可冀。陈可冀院士不仅给予了创办人任福无私的帮助,同时用自己的影响力鼓励福建名老中医到博医汇坐诊,帮助他创办福建省膏方研究会,并亲自配制适合福建地域特点的膏药秘方,邀请博医汇参与清代膏方史的编写工作。另一位则是福建省名老中医、福建省第二人民医院名誉院长、主任医师、教授、国医大师杨春波,在他的倡议下,福建率先在全国成立了“福建省中医药学会传承研究分会”,并将唯一的集传承研究及教学为一体的基地落户于博医汇。

在博医汇,有一位主任中药师,也是被誉为“福建省膏方第一人”的黄秋云院长(福州中医院原院长)作为馆内坐镇的中药顾问,严格把控药品质量及膏方质量,为名医的临床疗效提供强有力的保障。同时,黄院长还担任福建省中医药学会药膳分会会长,与其他“养生和治未病”的省内名家一起,在博医汇医疗体系内侧重大健康人群的食药材的膳食调理、养生预防,在福州乃至福建患者中享有较高声誉。4年间,博医汇中医门诊量和膏方使用量都明显增加,病人与博医汇建立了很好的互为诚信关系,前来就诊和调理身体的人越来越多,成为当地百姓身边的家庭医馆。而特有的健康管家一对一服务模式,包括博医汇对待专家名医的优厚待遇,也让名医能够在浓厚的中医氛围中安心看诊,同时病人可以平价享受到名医好药和优质的客户服务。

点燃福建膏方热——福州国医馆博医汇

中医养生师传承

中医讲究“治未病”,而博医汇的宗旨是专注客户家庭健康调理,所以博医汇不仅治疗疾病,更注重的是病前的预防和病后的调理,而中医养生方法在疾病预防和调理方面更容易被客户接受,并具有自行操作性和可复制性,因此在博医汇的经营中起着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然而,只有好的医家,没有好的病家来配合,再好的中医养生,也无法结合产生效果。病家要在就医过程中感受到医馆与医家的专业与体贴,双方配合才能图_从左到右,依次为黄秋云院长、杨春波国医大师、陈可冀院士、吴宝金主任产生效果,尤其是中医中药的调养需要的可能不仅仅是一两个疗程,很可能是一个较长时期的坚持,甚至是生活方式的改变。一切以病人的体验感受为首位,博医汇坚信这点。所以,博医汇在病人看病就医的流程方面,博医汇非常注重其体验感受。从每位病人踏入博医汇,就有一名专属的健康管家会负责导诊,预约,健康提醒等,让患者享受优质的服务和家人般的照护,从而积累长期的信任。

除此之外,产品的研制供应也是非常重要的。博医汇在黄秋云带领下,开发了自己的特色调理产品:有调理米糊、四季养生花茶、足浴包、贵细药材(西洋参、铁皮石斛等)、膏方(个性膏方及各种协定膏方)、药膳包等等。也就是说客户从一踏入博医汇,除了看病,可以艾灸,足疗,美颜,可以购买药膳包、养生茶、调理米糊、贵细药材回家调理,更可以购买足浴包、洗浴包回家泡澡、洗澡,内调外治,产品链十分完整。完整的产品链和优质的管家服务,使得博医汇的客服粘性较强,回头客多不说,转介亲朋好友前来看诊或体验的,源源不断。在临床药用方面,如果碰到一些疑难问题,黄院长还会向陈可冀院士和杨春波国医大师请教,以保证在学术上和临床上的权威性和有效性。

也正是在陈院士与杨大师的精心指导下,博医汇非常讲究传统与传承。由福建省中医药学会传承研究分会主办,博医汇承办的“福建省中医药传承论坛”,突出主题,提出要用传统的办法给病人看病,用传统的办法带学生,用传统的办法进行学术思想整理,用传统的方法研究中医。传承研究分会选取33名福建名老中医,由分会组织写作班子,帮助老中医整理其学术思想、临床经验,以便更好地加以传承发展。针对广大民众对中医药的热爱,博医汇还开办一些中医药健康管理专题班,面向同行和中医爱好者开办《伤寒论》讲读班,聘请专家每周定期给大家讲课,让中医经典走入寻常百姓家,听课的人越来越多。博医汇还将创办《读懂中医》科普刊物,必将在福建医界和社区居民中引领爱中医热潮。

在具体的师承方面,博医汇以跟诊为主,4年来,通过师带徒,博医汇培养了约10名的年轻医师独立坐诊,弥补了在中医药传承上中青年人才的断档。几年来,博医汇每周四下午举办“病例点评会”,由老中医对年轻医生的病例进行点评,对提升中青年中医师的医技起了很好的促进作用。目前,福建省中医药学会传承研究分会在博医汇创办名老中医师承工作室的计划正在制定与完善中,许多中青年中医药师都在翘首以盼。

对话篇

采访至此,笔者意犹未尽,特地对黄院长提出以下问题进行专访,黄院长欣然作答。

笔者:作为福建推广膏方的第一人,您先前还在中医院时就在力推膏方,现在也是不遗余力。请问,您在在福建推广膏方都有哪些体会和感想?您在膏方推广的最新计划是什么?

黄秋云:福建在临床推广应用膏方起步较晚,缺乏膏方文化氛围,膏方知识宣传普及不够深入,百姓对膏方认知度有待提高,十年了,我曾经奔走游说,希望中医医疗机构推广应用膏方能够形成合力,但成效不大,对膏方这么好的一个中医药健康保健的传统办法,在福建没有用好,我心存遗憾。

在膏方推广工作上,我一个退休中药人员谈不上有什么的最新计划,但我心怀梦想:期待膏方推广应用工作会在福建中医药管理局关注关心扶持下2018年会有一个新的突破。期待中医药企业能够联合起来2018年共掀“福建膏方热”。我个人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如在博医汇好好拜读陈可冀院士的《宫廷膏方》,理解其中秘籍,配合临床医生做些膏方知识宣传普及工作,带领团队,认真制好膏,让顾客在博医汇了解到更多膏方知识,通过口口相传,我相信且期待:星星之火可以慢慢燎原!

笔者:您认为民营中医机构与国营中医院最大的不同是什么?类似博医汇这样的国医馆如何才能发扬中医药养生治未病的长处?

黄秋云:民营中医机构从具备运行条件到运行过程必须运筹帷幄、步步为营,不成功便成仁;而公立中医院是国家出钱办的医院,享受政府诸多政策扶持,生存空间比较养尊处优;民营中医机构忧患意识比较强,为了让服务对象更有亲和力,催生了民营中医机构的服务宗旨与公立中医院相同,有的甚至服务效果更为凸显。

十九大明确指出我国当前阶段的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随着日益提高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人民群众对生活质量和健康水平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由于药源性疾病的不断增多,人们开始注重绿色养生、强调以预防为主。博医汇中医馆管理人也纷纷意识到中医药养生治未病的重要性,学习国务院《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5—2020年)的通知》、国家中医药局关于《促进中医养生保健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调整原来诊病给中药比较单一的诊疗模式,扩大针、灸、推拿、理疗、中医体检、足疗、美容等业务规模,在硬件上扩大医疗场所,增加理疗设备,增设医疗科室,注重中药产品的研制供应,同时注重做好健康教育工作。顾客来馆内,身处浓浓的中医药氛围中,医馆可提供足够选择的中医药服务项目,顾客要回家,可带回内调外治的特色调理产品在家遵医嘱调理。让中医药养生治未病从医者的行为普及为百姓的自觉行动。

笔者:对于中医药的传承与发扬,您认为国医馆应该做些什么工作?

黄秋云:中医药的发扬要从传承做起。对条件成熟的,确立师徒传承关系,开辟传承工作室,建立专家团队,明晰传承成果的方式(如著书立说,或科研成果,或病案整理等);博医汇每周一次病历讨论值得推广;聘请国医大师、名老中医专题讲座或沙龙活动;定期举办传承有关的学术活动;请进来、走出去互相交流学习,开拓学术视野;国医馆与中药企业加强合作,开发利用好中药资源,开展临床中药研究,推进医与药联合的创新发展。

 

评论
打开APP查看更多评价

暂无评论,打开APP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