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学今用,收获颇丰

《中医药馆》第四期 2017-12-28 15:56:47

古医书言简意赅,需要反复吟诵,细嚼慢咽。但由于年代久远,古医书的学习也成为部分中医人的痛点。想要读好古医书,首先要有文言文的功底,其次要能静下心来阅读,最重要的是能够领悟,能跟古人的思维境界产生碰撞。中医治病,要应该根据病人的实际情况,灵活的选用治法,往往能取得意想不到的疗效。

喻嘉言在《寓意草》曾提到“昌于此道无他长。但自少至老。耳目所及之病。无不静气微心。呼吸与会。始化我身为病身。负影只立。而呻吟愁毒。恍忽而来。既化我心为病心。苟见其生。实欲其可。而头骨脑髓。捐之不惜。傥病多委折。治少精详。早已内照。他病未痊。我身先瘁。”

每个人学习中医都有自己的方法,我既不认为我学得很好,也不敢自恃自己的学医方法就很对,只是个人认为,如果能时刻以身边的病人来鞭策自己,凡事遇到身边有病患,都想一想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能最快帮助到人家,医术就能常进步。

学中医需读古医书

很多现代医学家喜欢标榜自己有新的理论成就,其实大多是新瓶换旧水,早在古书里都提到过了,且远没有古人表述得精彩。

中医著作甚多,有难有易,旧时学医往往先读浅显易懂便于应用的医书,等到有了点功底,再逐步钻研高深的典籍。这种先易后难的读书可收到循序渐进的效果。然而,也有从难到易者,清 • 张志聪即主张先从《内》、《难》研读起,先难其所难,后易其所易,源头即充,活水不乏,医术大可精进。仲景最讲求的是辨证论治,《伤寒论》六经标题,首揭“辨三阳三阴病脉证并治”鲜明地昭示后人。《金匮要略》则论述三因,以专病专证成篇,题目亦揭出“辨病脉证治”,是在专病专证专方专药基础上行使辨证论治的经典著作。《内经》分《素问》与《灵枢》二部,主要讲中医生理、病理,要读。不懂《灵》、《素》即不懂中医的生理、病理,就不懂中医的基本理论。

凡学医者应当勤求古训,博采众方。读一家之言,志趣每易为其所夺,落其窠臼之中而不自觉。为医切忌拘古、趋新。医药重乎实际,一理之出,一药之投,如弈棋然,必激起对方,彼此牵动得当才可战而胜之,设不得当则为对方所胜。

古学今用,收获颇丰

看古中医书需静心

一个简单的现象可以说明问题,静坐半小时或者站完桩之后再来看书,头脑会非常清醒,阅读速度和理解力都大不一样,这就是古人常说的慧从定中来,由静而定,由定生慧。反之,我也不相信天天刷手机或者到处去参加培训班,能学出个徐灵胎或者黄元御来。

这个社会聪明人太多,我认识好几个绝顶聪明的人,当今一些非常有名气的中医都拜了师,但就是因为太聪明了,想着的是如何利用这层关系去赚钱去了,也许他们的事业能推动中医文化的发展,但其人未必能成为中医。作为一个中医人,常收心敛神,培养自己的定力,是学好中医的第二个关键,至少我觉得活在世上,各种诱惑太多,要想一心一意只做好一件事,确实需要不断锻炼自己的定力,提高自己的修养。

与古人在同一个境界

看懂古医书,把文言文学好。宋以后的医书读懂应该不成问题,但经典所要弘扬的道有时候甚至是不需要用语言去传递,如果我们不能跟古圣先贤站在同一个思想境界去思考问题,即便一句话,看似再浅显,我们也不会明白古人是想表达什么。所以为了读明白古书,更重要的是修定和开慧,这一点,我非常认同一些宗教家讲的话,善业能让一个人的心静,恶业能让一个人的心浮躁,在让人心静的同时,善业就在培养一个人的慧根,每天思善,言善,行善,多读圣贤书,学会按照圣贤的思考模式去看待事物,慢慢的等待自己的智慧开发。我想这是靠近经典的唯一办法。

对症治疗,四维一体

《黄帝内经》虽然没有对症治疗一词,但并没有回避对症治疗的应用。《素问 • 标本病传论》和《灵枢 • 病本》论述的治疗原则中,既有“先热而后生病者治其本”“先病而后泄者治其本”等“治其本”治则,同时也列出了 “先热而后生中满者治其标”“先病而后中满者治其标”“小大不利治其标”的“治标”原则。 “治其标”的实质就是例举“中满”和“小大不利”这 3 个症状的对症治疗。《珍珠囊补遗药性赋》进一步阐释 :“若有中满,无问标本,先治其中满,谓其急也 ; 若中满后有大小便不利,亦无问标本,先治疗大小便,次治中满,谓其尤急也。”

在《神农本草经》中,如车前子“止痛,利水道小便”、茯苓“止口焦舌干,利小便”、泽漆“主治皮肤热,大腹水气,四肢面目浮肿” 等对症治疗的论述比比皆是。

病因、病机、证候、症状,是从不同角度对一种疾病或一个患者的认识和反映,所以才有审因论治、辨病论治、辨证论治、对症治疗四种不同的诊治模式。四者既具有相互关联性,又具有相对独立性,“四维一体”才是中医学完整的诊治体系。通过审因论治、辨病论治、辨证论治,症状能够迎刃而解不可否认。

古学今用,大有裨益

古学今用,大有裨益《内经》提到:饮入于胃,散精于肝,浊气归心。用现代医学来讲就是,凡是汤药喝进体内,都要通过门静脉被肝吸收,再注入下腔静脉,回归心脏,被动脉血管又打向全身,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接收到药物的作用,所以为了回避有些毒药的巨大毒副作用,我会选择外用。

例如一些风湿类疾病,风寒湿痹是抟聚在关节深处,如果内服用药,真正能被送到体表这些关节里发生作用的只有很少一部分,大部分其实是沉降在体内产生毒副作用,但如果把川乌、细辛、乃至斑蝥、马钱子之类的大毒之品直接做成膏药,用来外用于患处,其作用效果远远大于内服,这个时候你还去讲什么经方、时方呢。

例如现在大量的慢性病都跟代谢失常有关,比如高血脂、高血压、糖尿病、尿酸偏高等。人体的消化系统每天都在工作,要治疗这类疾病,最好是让病人的消化系统能得到休息,这就形成了一个矛盾,所以这个时候我就让病人用山药粉代餐,同时在里面配上对应用药的颗粒剂,让病人每天少吃饭,只吃这个食疗药来代餐,反而比汤药治病来的快,因为它的消化系统得到了充分休息,代谢功能很快就恢复了。

潜心医学,宁静致远

作为中医人,希望大家相互勉励、潜心于医学,看淡名利,提高品味,通过共同努力把华夏文明再推上一个新的高度。大医精诚,每个习医者都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大医,通过德的不断提升,推动自己医术的不断进步。像清代的张志聪那样,找一块地,办一个讲堂,看病的同时与一群亦师亦友的伙伴,研究医术,探寻生命实相的真谛,在内证与德行上,获得一些实实在在的体悟,我想这就是我理想中的一种生活方式了。

评论
打开APP查看更多评价

暂无评论,打开APP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