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芎和泽泻,这对难兄难弟何日可出头?

康美中药网原创 2019-09-30 15:56:10

【摘要】川芎辛温香燥,常用于活血祛瘀,祛风止痛;泽泻生于沼泥,利水渗湿,泄热通淋。两者都是“活”药,川芎、泽泻的道地产区,相去仅100公里左右,气候相近,皆是道地生产道地销售,一个彭州一个彭山,地名有相似之处,生产区域多有交叉,种植方法也有相似之处,移栽种植期大多在8月中旬水稻收成后田块空闲时,视气温高低会有15天的推迟,田块交错,属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今,两者的生产已经走上规模化,补贴式生产,产量颇为可观,价格已不景气了两年,这对难兄难弟何日能出头?

川芎小幅跳跃

过去,川芎原产于成都灌县(都江堰),泽泻原以福建的建泽泻著称。现主产区发展到彼此接近,川芎主产区分布于龙门山周边的彭州市敖平镇、什邡市隐峰镇和都江堰诸乡镇,其中彭州为核心产区;泽泻七成以上产于四川毗邻的眉山彭山县谢家镇、乐山夹江县,广西玉林周边、港南、博白约占两成,福建建瓯引种江西等已没落。

川芎和泽泻,这对难兄难弟何日可出头?

2019年4月初,川芎产新,开秤价格在13元上下,这已是川芎第三年低价开市,加上受灾,根部腐烂,药农的种植积极性备受打击。5月产新后,农户惜售,导致川芎行情上涨一段时间;7月时,川芎彭州货价格已上涨到15.5-15.8元,眉山货价格也上涨到15.5-15.6元。

由于今年川芎新货预计有20000吨,加上2018年底还有9000吨的库存,大部分药商开始观望,川芎走货速度由产新初期的较快逐渐变得越来越慢,如今价格保持平稳运行。

川芎种植生产方面,受补贴及后市行情影响,农户培育的商品苓种较少,苓种售价反而有所提高(6月上涨到6元,去年6月2-3元)。虽价格不佳,但本地农民农闲之时,无他业可从,进而又开始进行习惯性种植川芎,为了降低成本,自己育苓种的比例提高。综合来看,彭州敖平、什邡种植面积仍有小幅增加,彭山、眉山种植面积基本持平。

泽泻水中浮沉

因2010-2012年泽泻价格下滑,其价格一直在10元左右徘徊多年;2017年时,其价格仍没冲过20元关口,又被打回到13元附近游荡。泽泻的生产投入比较低,适合在四川种植,广西、福建、江西等非核心产地基本放弃种植泽泻。今年全国共有11000吨泽泻新货,其中四川泽泻产量约有9500吨,而全国年需求量在8000吨左右,从数据来看,四川一地产出的泽泻便可供应全国。

川芎和泽泻,这对难兄难弟何日可出头?

泽泻管理比川芎简单,在利益的指挥棒下,两者会出现争地局面。在没有其他经济农作物可选择的情况下,种植泽泻是最好的选择,所以今年眉山乐山泽泻种植面积出现大幅增加。如今猪价上涨,饲料相关的农产品会扩增,药农或许会把精力转到畜禽养殖上,明年的药材生产也许会出现缩减的情况。

如今稻谷入库有一段时间了,川芎、泽泻的种植移栽已下地2月,从产地传来消息,得益于西南雨水充足,阳光均匀,泽泻和川芎都生长得非常好,肥力补给到位,农户对于生产管理加大了时间、精力、资金上的投入,若后期无重大灾害,川芎、泽泻或将迎来丰收。

在“价高拼价格,价低比质量”的药材法则中,如今在川芎上涨乏力的情况下,说明下游中成药需求并不景气,价格战的意义已经不大。2020药典通则将对植物药材重金属进行监测,西化的条框标准越来越明显,质量标准日益趋严,品质上的对比会日益激烈,商家的采购活动将逐渐下沉到道地产区,溯源到优质产地地块机会越来越多。各位药商们需要关注从种植到加工再到销售的链式生产上,从质量入手,想得多一点,做得多一点,才能在掌握主动权。

(撰稿人:张岳峰  责任编辑:钟德洪)

 

本文为康美中药网原创文章,康美中药网依法享有著作权及相关知识产权,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以转载、链接或其他方式进行复制发布/发表;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或引用本文时须注明“来源:康美中药网(www.kmzyw.com.cn)”。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评论
打开APP查看更多评价

暂无评论,打开APP抢沙发